肆里和白宇🔒了

点开
我是肆里,激情小宇宙
八百年更新一次
文画双修(掏出纸笔)
接稿 详情私信

【红海行动】《绵绵》/ 顾顺x李懂

太棒了

KtoZ:

#持续沿用“草莓”梗


#时间线接任务结束后


 


/


 


顾顺换完药一打开寝室门就看到李懂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坐在下铺,在看到李懂表情的瞬间他把喉咙里那声“哟”给咽了回去转手把门关上。走了两步犹豫着靠在床沿间的爬梯上装作不在意的问了句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别人不知道顾顺还能不知道吗,铁定是队长终于把罗星可能高位截瘫这事给说了。


 


李懂没应,顾顺往下一扫正巧瞧见他快速的拿手抹了一把脸。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也就比你早一点。”顾顺腰一弯腿一屈坐到了李懂旁边,其实他在接到任务之前就知道了,上面调令还没下来的时候罗星就给他打过电话了。


 


他和顾顺说自己受伤了所以这次任务就把顾顺推荐给上面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得到消息了。


 


“你小子别怨我啊,这次任务可不简单。”罗星顿了顿又和他说,“你去蛟龙报到的话别欺负我的观察员,他这次可能被我吓到了。”


 


“嗨,这样就能吓到还怎么上战场啊。”顾顺忍不住要和他开玩笑,“照你这么说那现在他可是我的观察员啦,你就别说是你的了,我的人我还能欺负啊。”


 


罗星笑了两声,“谁还不知道你就喜欢欺负自己人啊,不过我说真的他实战经验不太够你多谅解点。”


 


等顾顺随便说了几句保证罗星才放过他。


 


“祝任务顺利。”


 


罗星和他说这通电话的时候顾顺也并没有意识到罗星出了什么问题,直到通知下来那天他的长官和他说罗星运气不好可能会高位截瘫,就算运气好这辈子也再也干不了狙击手了。他无法揣测罗星和他说出那些话时的心情,但既然他把这些交给自己了那就好好接着。


 


顾顺从一开始就挺喜欢李懂的,初见那会睁着大眼睛满脸都是不服气。顾顺这人就是皮,人都提前跟你说了多照顾照顾一上来看见还是忍不住的非得给他来个下马威。


 


他现在侧着脸看着李懂,李懂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看了他一眼之后又迅速的把脸低了下去。狙击手眼力得有多好啊,就这么一瞬间顾顺不仅看到李懂下眼睫上垂着的一滴泪还发现了李懂的眼眶上方长着一颗痣。


 


他突然起身,李懂还没反应过来整个屋子就黑了。顾顺把灯关了,李懂能感觉到他关了灯之后又坐回了原来位置,甚至比之前更近了一点。李懂心想如果顾顺下一句开口就是“哭吧”那他一定要把他打爆。


 


顾顺有些迟疑的拍了两下李懂弯着的脊背,轻声的说了一句话。


 


“别难过。”


 


顾顺的声音还是一样的混着些天生的懒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狭小而黑暗的空间会给人安全感,李懂在顾顺开口的瞬间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了。水滴掉落在地板上响起清晰的啪嗒声,一滴又一滴仿佛下起了一阵小雨。李懂拼命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喉咙里的呜咽声出来,太丢人了。


 


他就在下一秒被人环住肩拉直脊背,被那双手转过身来。李懂的脸上还全是眼泪,哭的上下睫毛都胶在一块了,这会被顾顺突然拉起来还有些懵红彤彤的双眼无辜又委屈。顾顺双手扣住了他的脸,大拇指擦掉他脸上正在掉落的泪珠,盯着他看了一眼之后把他按在自己肩膀上。


 


“我不笑话你。”


 


顾顺拍了拍李懂的后脑勺,动作很轻很温柔。李懂埋着头几乎是立刻呜咽着攥紧顾顺的衣服,他像个摔了一跤憋不住委屈的小孩子。哭到后来都抽抽噎噎的,顾顺就拿另一只手给他抚背,过了一会才彻底停下只剩下沉重的逐渐变规律的呼吸声。


 


“哭完啦?”


 


李懂哭完又开始觉得丢人嗯也不是不嗯也不是从嗓子里挤出一声轻哼,这声音一出来李懂自己都想疯狂抽自己嘴巴。果不其然顾顺的笑声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哟,还会撒娇呐。”刚说完就被李懂拧了一把腰间肉疼得他立马投降,“别别别,松手松手,这位壮士快松手。”嘶...劲还挺大...


 


李懂尽力面无表情的把自己从顾顺怀里挪开往旁边挪了一人远的距离,就算听见顾顺那句小声的“怎么和小姑娘似的”也没有回头。实在是——太丢脸了。


 


顾顺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又凑到他身边,像是知道李懂要跑似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朝着窗户位置指了指让他看。李懂一望过去就愣住了。


 


小窗外的海从里面看是像是一副寂静无声的油画,远处的月亮挂在漆黑的夜幕上,皎洁的月光洒在海面上,起伏着的波涛承接着这些温柔的光像是将一颗颗星星浸在其中。


 


顾顺松开手开始说话。


 


“没有人能预料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既然发生了那就直面它。逃避是没有用的,就像我跟你说在战场上子弹是躲不掉的,能做的就是在那颗注定躲不掉的子弹到来之前战胜尽可能多的一切。就算之后最终被这颗子弹击穿那我们也做了该做的。”顾顺的语气从进屋后就一直很柔和,“罗星也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人生啊,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那么做的,不是你的错,他也从来没有怪你。”


 


李懂转过头发现顾顺一直在看着他,真挚的谈话总让人感到坦诚带来的害羞,他有些害羞却也觉得此刻应该直视着顾顺的双眼。


 


“所以啊,作为罗星的观察员或是我的观察员,你一直都是合格的。”


 


“谢谢你。”


 


/


 


当然第二天李懂红肿的双眼根本瞒不过任何人,怎么看都感觉是被人狠狠欺负了一顿。以至于顾顺第二天碰见佟莉刚想打招呼就被她一个肘击下来,幸亏闪得快,顾顺一边过着招一边憋屈。


 


“哎不是我说我怎么你了啊,大清早的一见面就给我来个肘击??”


 


“我倒要问问你了,你昨晚到底对李懂干嘛了!”


 


“啊?”顾顺一脸莫名其妙。


 


“他今天早上那眼睛都肿的不能看了,你是不是禽兽啊!”


 


哎不是怎么就成禽兽了呢?而且这些话怎么越听越奇怪啊。顾顺摆了一个停手的姿势,再不停左胳膊伤口得开裂了。


 


“大清早嚷嚷啥呢。”杨锐突然出现。


 


“队长。”


 


“队长。”


 


队长一来两人都没打算说,空气沉默了一会儿,佟莉心想不然还是跟队长说说吧,刚想开口就瞧见队长后面还有一个人,正是李懂。李懂往旁边挪了一步,“我真没被顾顺欺负!”一路都快解释八十回了,每个人见他开口第一句必定是“顾顺欺负你了?”


 


顾顺证明清白后叹了口气回自己寝室李懂跟着也进去了,只剩下杨锐佟莉以及尴尬的气氛。


 


“真不关顾顺的事,是我把罗星的事告诉他了。”杨锐看着他们俩离去的方向笑了笑,顾顺就像那种爱欺负自己喜欢的人的小孩子。真出事了护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得真的欺负。


 




/


点这里这里这里




/


 


顾顺的伤口又裂了。被军医威胁下次要是再裂就给他打石膏,让他成为海军陆战队中唯一一个子弹只穿过肉还要打石膏的狙击手。


 


李懂清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他发现自己被清理干净了但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和队长请假无故缺勤才是要命的啊。慌慌张张的想要爬起来瞬间就被坐在一边的顾顺给按下去了。


 


“急什么,我跟队长说过情况了。”


 


“说什么了!”李懂一副要是敢说任何和床有关的词就马上掏出枪来毙了你的表情在顾顺眼里可爱的不行。


 


“当然是身体不舒服请假啊,不然你以为我要说什么。”


 


李懂呼出一口气坐靠在墙上,顾顺也学着他坐进去。李懂盯着顾顺的眼瞳看,越靠越近,他每靠近一些对方的瞳孔就会慢慢扩大一圈,等到瞳孔把虹膜挤成线李懂才停下来。


 


顾顺有些不明白,李懂仰着脸对他笑,软乎乎的说了一句。


 


“我也有那么喜欢你啊。”


 


然后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睫毛颤动得像振翅的蝴蝶。


 


/


 


End




夸————我!

评论(1)

热度(6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