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里和白宇🔒了

点开
我是肆里,激情小宇宙
八百年更新一次
文画双修(掏出纸笔)
接稿 详情私信

『舟渡 游戏机 奶糖 小白花 骆一锅』

   ooc我的

   时间线在费总第一次送豪华夜宵那儿

   舟渡结婚





     费渡刚和骆闻舟关系缓和一点时,还是比较风流的,哪怕身在市局都挡不住他沾花惹草的精神

     在那些女孩子眼中,费渡和其他富二代不一样,他可是实打实的握着自家集团的大权啊,况且你看这人也长得不错,自然会吸引更多女孩的投怀送抱

     这不,刚被骆队扔进市局附近的六星,就碰上几个老相好的

     有男有女,穿着风流暴露,妥妥的富二代和身边的莺莺燕燕。似乎刚刚吃完饭,打算来这里开房


     “费总~好几日不见您来玩了,去哪里逍遥了啊~”

     一个身着红衣,性感到不行的妞极其自然的挽上费渡的手,还有意无意的用36D蹭蹭,幸好碰上的是我们费渡爸爸,换了别人,估计下一秒床单见了

     “ 哎费兄,今天既然遇上了,就是缘分  ”旁边一个公子哥大声嚷着“来来来一起去唱k,今天不把你这爸爸痛宰一顿说不过去啊!”

     费渡看他们逍遥的样儿,莫名其妙想起了某个还在熬夜加班的人,嘴角的笑容依然风轻云淡,来了句


     “我听说这家六星的餐饮似乎还不错?” 


     “哎呀费总~我们都吃过了,不用再点了啦~”那个红衣女孩挽的越发紧了,像奶糖化开在口袋里般,又甜又腻,尻都尻不出来


     奶糖……

     费渡忽然想起,方才在骆闻舟家里看见的那一盒奶糖,他一直以为是陶然准备的,其实……    

     心头忽然松了一下

     他也惊讶于今天默念骆闻舟的次数,嘴角扬起了几丝真情实感的笑意,不动声色的把手从那块红色的牛皮癣中抽出来

     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报了一长串菜名,上至中餐下至法式鹅肝,还有几盒他最爱的冰激凌


     希望这些能堵住那个老烟枪的嘴,生出几丝甜味儿来


     “费总这是点给谁呀?”旁边一个白衣女孩儿探出头来 “好大手笔啊,给哪个小情人送宵夜?”

     费渡惯性的看了下门口,骆闻舟早就乘车飞回市局了

     他掏了颗奶糖,撕开黏黏腻腻的包装,在口里咯吱了几下

     口感很糙,但甜味儿很足

     和那个人一样

     他抿了下嘴角,姑娘们发现今天费总的笑容似乎格外的多


     “给一个在市局里的好雷锋。”


     游戏机,小白花,奶糖,还有骆一锅……

     骆闻舟啊骆闻舟

     口硬心软到不行的人


     深夜

     骆队面临这从天而降的豪华宵夜,着实对费总的奢靡吃了一惊

     陆局的话突然放大在脑海里

     “不会是你小子招来的吧?”

     那时候他恨不得呸呸呸的否认,现在看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你下半个月日子不过了?”陶然震惊的盯着包装袋上的logo,郎大眼眼疾手快的抓了盒冰激凌,看插在里面的小纸牌就知道是国外某贵的似金的牌子


     “老大不会有人在追你吧!”


      骆闻舟一愣

     等等,按最近的情况来看,费总不会真的在追他吧?

     当年那个报完案,在家门口无神坐着的小男孩,早已出落成英俊潇洒的男人,现在还在追他吗?

     巧了,骆闻舟的酒肉同事还很受用


     “胡说八道”骆闻舟敲了一下郎乔的额头“香菜全宴要不要?”

     “ 哪里说错了?”郎乔委屈的抬起头“俗话说得好——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一个人的胃!”

     郎大眼振振有词的说完,带着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骆闻舟

     “父皇,你是不是钓了个金龟婿?”

     “ 金你个头!明天早餐还要不要了?”骆闻舟嘴上嚷嚷着,实际心里揣摩着费渡

     这家伙,似乎上上下下都透露着“金龟婿”的气味

     郎乔看在冰激凌的面子上,决定不和君主专制的父皇计较,低头倒腾着大袋子

     “哎老大,这盒冰激凌是专门给你的。”

     郎乔翻出来盒巧克力的冰激凌,上面还粘着张小纸条,似曾熟悉的字体铺入眼帘

     「(给骆队)不用谢我,就当是在还小白花吧。


                                                  ——费 」  

      “ 这字有点眼熟……哎落款也是……”还没等郎乔反应过来,骆闻舟抢先一步抢过冰激凌,把纸条稳妥的放在上衣口袋

     “小屁孩管那么多,不就是份夜宵嘛……”

     心脏却在猛跳

     他拿起冰激凌,迈开长腿走回办公室,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掏出手机打给了费渡

     “喂?”那边人的语气有几丝慵懒,让骆闻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身上清幽的檀木香

     他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卡住了,半刻才回话


     “夜宵……怎么回事?”


      费渡轻笑了一下,像猫爪在骆闻舟心上轻挠,像骆一锅在吃饱后撒娇的呼噜

     “冰激凌吃了吗?”他答非所问,骆闻舟这才打开盒子,挖一大勺塞进嘴巴里

     很甜,很甜

     骆闻舟个三五老粗的,当然不懂这一口能抵他一天工资的东西有何过人,只是觉得比大街上五毛一个的冰激凌精致了些

     “挺好吃。”他回答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

     骆闻舟先笑了出来,挖冰激凌的勺子柄在办公桌上点了几下,发出框框的声音

     “今天怎么想起来孝敬你爷了?”

     “ 没,就是觉得师兄你真好。”费渡的语气听上去有几丝认真

     “唉你小子咋那么皮呢,少拿你哥消遣。”脸上却不诚实的绽了个大大的笑容

 

     门外


     “骆队是不是恋爱了?”郎乔狐疑的盯着骆闻舟“不会啊……这几个月那么忙,他那个取向,哪里能恋爱?”陶然也有点纳闷,盯着骆闻舟的手机思考

     亮屏掠过的一个“费”字让他愣了一下


     “师兄”费渡开口

     “游戏机,小白花,骆一锅,奶糖”

     “你对我的好,我知道了。”

     骆闻舟的耳根有点烫,但嘴巴仍是硬到不行

     “今个儿怎么了?走煽情路线?”

     “没,师兄早点吃完早点破案”费渡被噎了下,把刚才那些煽情的话通通塞回肚子里“不然天天熬夜,肾会不好。”

     “你丫的费渡。”骆闻舟恶狠狠的把手机一挂,叼起勺子,笑意越发浓了

     他站起身,朝外边拍了两下手


     “孩儿们!开工了!”


————————TBC—————————


超级喜欢舟渡这种明里暗里互撩的感觉

发烧了强肝出来的

能不能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呀 💕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