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里和白宇🔒了

点开
我是肆里,激情小宇宙
八百年更新一次
文画双修(掏出纸笔)
接稿 详情私信

「论路痴属性的重要性。」

达央先生。:


山崎宗介现在很惊慌,他二十多年有条不紊的日子在昨晚碎成了渣渣。


他把他发小,松冈凛。给睡了。


现在松冈凛正一丝不挂躺在他旁边,脖子上到背部都是一个一个吻痕,可想而知昨晚有多激烈..。山崎宗介长这么大,这是第无数次觉得松冈凛性感的该死。


就是,他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松冈凛倒是真的,作为这么久的发小,他一直知道松冈凛其实是,有喜欢的人的。所以就算喜欢,他也已经做好就这么埋着一辈子的打算了。


谁他妈知道昨晚喝大了,明明和松冈凛上楼的时候还挺清醒的,呃。但是上楼梯之后就有点..这该怎么搞啊。宗介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但是这是在凛家,他没衣服可以套在外面,外面大清早的飘着稀稀拉拉的雨丝,正当冬天。


眼看着凛有要醒来的迹象,宗介一咬牙就奔着门外去了,至少现在静一静..。一下就好,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感觉松冈凛起来第一件事,一定是炸毛。自己家一定会被炸掉的,那可够不安全,所以就在街边懒懒散散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瞎乱逛。


糟心。


松冈凛起床第一件事,哦不,他并没有起来,他只是微微挺起了腰就重新栽进了枕头里,捂着自己的腰暗自骂娘。得,山崎宗介真特么能耐,下床就跑,吃亏的不是老子吗。


松岗凛过了老一会,摸着手机给七濑遥打了电话。等通了,正准备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都嘶了,那头的七濑遥接着电话,但是并没有人出声。


气氛突然僵持??


“喂,遥。我和宗介睡了。”
“嗯???你和谁?”
“你有病啊,没空跟你在这扯!我现在起不来,这些事你总该有经验吧,现在立刻马上过来..。挂了。钥匙在老地方。”
“凭什么是我有经验,就不能是真琴..。”


然后七濑遥还是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松冈凛家,松冈凛跟一只受了伤的猫一样缩在床上,把自己好好裹在被子里,严严实实。


七濑遥走过去坐在床角边,推了推松冈凛。后者立马蹬了一下,“别搞,疼着呢。”七濑遥用了点劲一拍凛布满吻痕的后背,“你不起来天王老子来帮你都没用,起不起啊你。”


松冈凛这才在七濑遥的偶尔搀扶下直起了身子,“起来,然后去洗个澡。”七濑遥身体力行已经打开了松冈凛的衣柜,帮他找衣服。


“宗介呢?不在?”
“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谁知道。”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搞得好像我和他关系很好一样喔??”
“关系不能用好..来形容了吧?你们..。”
“吵死了吵死了你。”


凛这个时候倒是好了,飞也似的跑进浴室大气不喘一口,七濑遥更懵了,生谁的气呢这是,不一直是喜欢人宗介呢吗?这都这一步了别扭什么呢这是。


其实松冈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生谁的气,是自己的呢还是宗介的,正好洗个澡放松一下。如果宗介回来以后没提起这件事,就过了吧。毕竟都是成年人还是要理智一点。


七濑遥可是当局者迷,他他旁观者清楚得很。抄起手机就播了宗介电话。“喂,七濑遥。山崎宗介?你在哪,凛不高兴。”


这一个电话给山崎宗介打懵了,“嗯?我在,在忙..。”“你在街对面忙什么,忙着走路?”七濑遥盘腿坐在窗户前,顺便跟抬头看过来的山崎宗介打了个招呼。


这下不得不回来了吧,宗介胆战心惊的走到门口准备迎接松冈凛的暴走。然后是一脸水汽氤氲热气刚刚洗完澡乖巧得很的松冈凛站在他面前,七濑遥在里面帮他换床。“请进。”


这个时候该讲这什么??爽吗?腰酸不酸?都是我的错?..。


请和我在一起。


山崎宗介下楼下咖啡店打了一万遍的腹稿都不起作用了,好像被脑子里的水全给泡湿了,就都比不上这一句话。此刻的松冈凛也在强装镇定的坐在宗介隔着一个人的位置搭着浴巾,一口接一口灌着七濑遥特地打热的牛奶。


“饿了吗?”山崎宗介觉得目前这一句最实用,神色紧张地瞥了一眼凛,凛微微偏过头也看他,回了一句,“喔..。好像是有点。喂遥,会做饭吗?”


“青花鱼吃不吃。”
“不吃谢你啊,接着忙你。”


山崎宗介宛若逮住了救命稻草,跟回答问题一样严肃的举起了手接茬道:“我下楼去买吧!”松冈凛有点诧异加上看智障的眼神盯着他,点了点头。


标志性的露出了一排整齐的鲨鱼齿,准备目送宗介出门,心里却是酸的很,算了,这样也很好了,就和宗介呆在一块也不错..。就是不甘心啊。


都刻意的没捅破,那也没这个必要去为自己的感情出这个头。


宗介看着凛盘着腿靠在沙发上,低着头。有点长了的头发散下来遮着脸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低着头。困了吗?昨晚..应该折腾到挺晚吧,应该再歇一会的。山崎宗介看着自己留在松冈凛脖子上锁骨上的吻痕,脑子就一团乱,一鼓作气跑到楼底。


拿出手机。


“松冈凛。我现在沿着这条街一个劲跑,然后看心情拐弯,能回来的话。你就和我在一起好不好。记得自己点外卖,我估摸着我得很久才能回来。”


其实山崎宗介下了很大决心的,你不要以为他在开玩笑。看着他是一个高大个,看上去也不蠢的样子,他可是个实打实的路痴。


松冈凛极力忍住要笑出来的心情,回答宗介。“喂宗介,别玩了,快回来。”然而宗介在狂奔的路上一去不返,鬼知道他会跑到哪去。


过了两个小时,宗介电话都播不通了,松冈凛才紧张起来。“完了遥,宗介这个傻子要是回不来我该怎么跟他在一起的。”


七濑遥深深地觉得他们俩是真的有毛病,不是肤浅的毛病,而是结结实实脑子里有毛病,一谈恋爱,这毛病就跟发了酵似的膨大,把松冈凛这种人脑子里仅存的智商都给挤没了。


“你自己去找他不行吗,都知道人家是路痴还巴望着人自己走回来。奇奇怪怪。”


松冈凛这才恍然大悟,拿起外套和围巾就准备出门。七濑遥提醒他,“凛。下雪了。”松冈凛愣了一下,又拿起门口的雨伞跑着出了门。留下七濑遥一个人坐在桌前,拿着烤青花鱼嚼嚼嚼。


松冈凛也不知道是点背还是什么,跑了好几个地也没见着山崎宗介,这么大个人还能真丢了不成啊。气的凛差点就在大街上炸毛,室内都找了啊,没人啊?宗介总不会这么冷的天在外边浪吧。


松冈凛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思,撑着他妹妹松冈江的小粉红伞在河岸边找宗介这个傻大个,记得他穿的很少来着,这么一作死不得病了。


那蹲那缩着的不正是大傻子山崎宗介吗!!松冈凛噔噔蹬跑过去,突然有点感动,鼻尖有点发酸。“喂宗介,回去了。”


宗介这才抬起头,脸都被冻红了这个傻瓜,穿的又少还要瞎作。松冈凛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要哭了,眼眶又酸又涨,胸口也酸胀的发疼。


“凛,你脸色好难看。怎么了?还麻烦你特意跑出来找我,之前的那番话让你困扰了吧...。对不起,既然我都没有办到,那就消息撤回好了。”


宗介冰冷的手捧着松冈凛的脸,一字一句超认真的跟松冈凛讲要放弃他,眼神又温柔的要让人溺死在里面了。


“该死的。”


松冈凛把脖子上围好的围巾取下来一股脑给山崎宗介围上,力度大的好像要勒死他一样。慢慢的就停下来了,忍不住吸起鼻子声音都变成颤抖的哭腔。


“你这个家伙..。不要轻而易举地放弃我啊!”
“可是,你不是一直以来都有喜欢的人来着?”


松冈凛拽着山崎宗介的胸口衣领子头靠了上去,
扯着嗓子就要骂起来一样喊到:“你真的好蠢啊,那个该死的路痴是你啊,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你脑子没毛病吧?!”


“你以为我大冬天的跑出来就为了找个路痴?为了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可以吗!”


山崎宗介愣着,松冈凛,他喜欢的人,就在他面前靠在他胸口哭着跟他告白。也不知道干什么,脑子里现在一团糟。


于是山崎宗介右手抬起松冈凛的脸,把凛的两只手架在自己肩上。自己就搂着松冈凛有力纤细的腰,一低头就把松冈凛吻了个透,吻得松冈凛有点慌,全身都在颤抖,激烈的回应这个带有侵略的吻。


刚刚还在哭鼻腔充血,松冈凛很快就喘不上气,推着山崎宗介的肩膀让他停下。山崎宗介跟一只大狗狗一样,乖巧的甚至能让松冈凛看到他头上的耳朵。宗介把头埋在松冈凛的颈窝里喷薄着热气。


“你凶我的时候真是太不可爱了,凛。”
“嗯?老子哪里不可爱了!老子浑身上下可爱死了好不好!”
“我开玩笑的。你最可爱。”
“听起来更不对了好吗..。”

评论

热度(159)